Mmay

能和你们一起喜欢凯源真的太好啦

凯源《白月光》

推荐一下

奕秋:

新年新坑好开心。


——


白月光
心里某个地方
那么亮
却那么冰凉
每个人
都有一段悲伤
想隐藏
却欲盖弥彰


——


 


卷一:寻找兔子


 


Chapter.1


起居室里的挂钟不知第几次发出这种沉重的敲响声,提醒着王源夜已很深,三点了,而那人还没回来。


巨大的玻璃窗外街灯寥寥,王源头靠着玻璃窗,额面一片冰凉。他眼皮沉沉,困意袭脑,却是执着着不睡,蜷在玻璃窗台上,裹着削薄的毛毯望向回家时必要经过的那一条街道。


手里的IPad早就玩到没电,明日工作的事情也早就安排妥当,就连他的生日都已过去了三个小时,这条被他快要看出阴遭地府来的街道上还是没开过那辆属于他的黑色轿车。


家里没开空调,温度低的吓人。王源自脚尖开始就冷得不似自己,一直到手指尖,僵硬得使他懒得动弹。


眨了眨眼,仿佛一瞬间的事,实际上已过了半个小时。


王源打了个机灵,听见卧室那儿传来“哗哗啦”的水声,猛地掀开毛毯几下,不顾赤脚落地的寒冷,小跑着去到卧室里。浴室门前白雾迷茫,隐约可见他精瘦的身影在迷茫中动作着,很快,噤了水声,出了浴室门里间,离王源又近了些。


“哗——”浴室门打开,白雾滚滚散开至天花板。王俊凯湿着头发,上半身赤裸,下半身裹着浴巾。开门就见王源黑白分明的杏眼看着自己,不觉一愣。视线低下,见着他脚上又是光光的,蹙眉绕过他,“又不穿鞋。”


王源积攒的欣喜消失了一半,乖巧的跟在他身后,“十一月九号,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不会觉得太扫兴吗?”


王俊凯扯下腰间的浴巾,里面穿着深蓝色的底裤,衬得他两条大长腿雪白。他走过刚才王源所待的窗台前,将浴巾盖在头顶,蹲下身就去拾王源弃之不理的白色拖鞋。拖鞋的鞋面上有一只黑色勾勒出的兔子形象,“你要是穿上了,我就不会说。”


走到他跟前,再次蹲下,放下拖鞋后生怕他不穿,站在一旁边擦头发边盯着他看。


“怪你回来的晚。”两脚往拖鞋里一出,王源转身去卧室的衣柜里替他拿出一套干净的睡衣。回到起居室时,王俊凯已经坐到窗台前低头玩着手机,对头上的湿漉丝毫不理。


将睡衣递给他,王源转身又去拿吹风机。


跪在窗台上,王俊凯的时候,王源仔仔细细的替他擦拭着那一头乌黑浓密的秀发。房间昏暗,没有开灯,比之前要暖和。王俊凯手机的屏幕亮光刺眼,照得他脸莹白。


“我去开灯。”


“不用,”王俊凯没抬头,“刺眼。”


王源无语,听话的继续为他擦着头发。


“以后别等我了。”


“噢。”随口应着,手拿着吹风机,插上插头就开始给他头发吹干。


王俊凯知道他是嘴上答应,心里并不是这么想。耳边吹风机“嗡嗡”的响着,热气吹得他不是很舒服。他声音提高了些,“我是怕你会累。”眉头下意识的微蹙,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大大的“Game Over”。


“等不到你才累。”王源音量依旧,修长的手指刀过他的发丝。身后的月光投来,他手指根根分明在他的发间。


“我最近很忙。”王俊凯锁起手机。


“看出来了。”王源声音沉闷,王俊凯微微侧头。


轻叹一口气,“你生气了?”


“没有。”


那么果断的回答,肯定生气了。


“我明天有空,出去玩吧。弥补你生日我迟到的错误。”


王源低低的“哼”了一声,“你明天不是要面见从英国来的Mr.Roberts吗?”


王俊凯鼻腔发笑,“家里的Mr.Rabbit也是要顾及的。”


“噢。”王源手上动作放柔了许多。


头发吹得差不多了,王源收起吹风机和浴巾,下了窗台。赶在王俊凯没站起身之前理了理他的睡衣领。


王俊凯低头看着他一头毛茸茸的卷毛凑着自己的下巴尖,忍不住揉了一下。王源抬眼瞪着他,“去睡吧,三点多了。”


“妈呢?”王俊凯有指的问。


王源松开手,“已经睡下了。”


“你呢。”


王源指指主卧旁边的次卧。


上次王俊凯母亲董夫人的突然造访让他们俩猝不及防,好在那次董夫人进卧室前有先敲门,给了王源短时间的躲避。


他们两人分别走至各自卧室门前。主卧和次卧仅一墙之隔,呈拐角相连。


“晚安。”


“晚安。”王俊凯打开门。


“王源。”


“嗯?”王源转头,额上印得一温软的吻。


“生日快乐。”


王源浅浅的笑着,第二十七个生日就这么简单的过去了。


 


Chapter.2


“没有礼物,不许进家门!”


“砰——”原本打开的门缝重新合上,重重的,震得王俊凯脑袋都有点犯晕。


“王源。”王俊凯有点儿不忍心,藏在身后的生日礼物缓缓的拿回胸前。


“王源……”


“吱呀——”门开了。王源板着一张小脸,神情有些委屈。


王俊凯笑着,将手中的礼品盒递到王源的眼前。


“生日快乐。”


王源眉目一滞,讷讷地接捧过来,小心翼翼地打开礼品盒,“你不是说……没有礼物吗……”礼品盒内,静静的摆放着一架迷你的黑色钢琴,一棱一角做的极其逼真。在钢琴的上方,放有一把钥匙。钥匙扣上是一只可爱的兔子。


“我们同居吧。”王俊凯说。


那年,王源二十。


“嘀嘀嘀,嘀嘀嘀……”


王俊凯睁开半眼,按掉了床头柜上的闹钟。


又做梦了。


他躺平在床上,定了定神。近几日老是在做以前的梦。梦里青涩的少年会跟他撒娇,会跟他耍小脾气,会跟他要这要那儿……王俊凯润润干燥的嘴唇,只觉一阵口干舌燥。


“咚咚”门外恰时的敲门,王俊凯懒懒的从床上起身。


“进来。”


王源穿戴整齐,白色的风衣覆在他清瘦的躯干上显得有些大。风衣后摆在他身后晃啊晃的,望得王俊凯愣神几秒,晃走了他起床不久后的惰性。


王源抖了抖他的被单,突然停下,眨巴着大眼睛,“你怎么不动啊?”


尾音的旋转听上去可爱。王俊凯想起那个梦,“你猜我昨天晚上梦到什么了?”


“哗——”被单被王源收拾得服帖,铺在床上,一丝褶皱看不见。王源掸了一眼坐在床沿穿着睡衣不动的王俊凯,“你成为歌手了?”


这是他们少年时的梦想。


王俊凯摇摇头。王源不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把新的衣裳放在他身边,说:“阿姨在楼底下等你吃早饭呢,动作快点。”然后留给他一飘逸飞扬的衣摆残影,轻轻的关上了门。


 王俊凯看着身旁叠得好好的,小山似的的新衣,心里空荡荡的。


昨天晚上他梦到的,或许是没被生活磨平前的他们俩。干净得像是两张白纸。这几年王俊凯被周遭渲染得差不多,他费尽心思希望王源能够像以前那样。


他脱下睡衣,换上正装。蓝色的风衣,样式和王源相似。


下楼下到一半,就听见他妈的笑声混杂着瓷器碰撞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


“你和小凯相识那么多年不容易,在北京相互有个照应也好。”董夫人看着王源笑道。


王源举起瓷杯抿了口咖啡,向王俊凯那个方向看去。


董夫人扭头,笑得明媚,“起来啦。”


“嗯,”王俊凯走到王源身边坐下,“早。”


“早。”王源笑了笑,打量着他的穿着。虽说里面的高领毛衣领口翻得不如他意,但场合限制,王源不能立即上手。


“又在说我什么,”王俊凯笑着去拿桌中央的三明治,“我在楼梯上就听见笑声了,没揭我什么老底吧。”


“你的那些老底哪还用揭,”董夫人说,“人家王源和你高中一路走来,你什么样,他还不清楚?”


王俊凯只笑不语,咬了口三明治,满嘴的肉松香。


“咖啡?”王源拿过白瓷玫瑰图纹的咖啡壶问董夫人。


董夫人摇头摆手,“这玩意儿,我尝尝就好,多喝不得。我还是比较喜欢茶。”她眼睛眯起,像是在想茶的醇香。


“好,那我以后泡茶。”王源应着,为王俊凯和自己各添了些。


王俊凯看了王源一眼。王源不喜欢喝茶,就算是喝铁观音都会觉得苦。


“你看看人家小源。”


“是是是。你啊,恨不得让他做你儿子。”王俊凯一个三明治下肚,抹了抹嘴巴。


董夫人乐呵得直笑,“我倒想要这样的儿子,可惜没有这个福分。”


“沈姨呢,沈姨还好吗?”王俊凯问。


董夫人满脸忧愁,“不太好,是肺癌晚期,连气都淌不上来,整天靠呼吸机生活。你得空时去看看她,带点东西。”


“嗯,我会的。”王俊凯喝着咖啡。淡褐色的咖啡汪在Royal doulton的咖啡瓷杯内,显得格外诱人。


“不晓得她能不能撑到姝慧把孩子生下来。”


“我记得她有七个多月了吧。”


“嗯,预产期在明年的年初。”董夫人像是想到了什么,视线附有探究意味的在王俊凯身上来回扫荡。


“你呢。”


“什么我呢。”王俊凯还想再吃一块三明治,手却被董夫人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缩了回去。


董夫人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人家预产期都快到了,你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妈!”王俊凯用余光偷偷瞄向身旁的王源。王源垂目阅着手中的报纸,表情认真,一点儿不关心他们对话的样子。波澜不惊,王俊凯才会担心。


“我说的是实话!”董夫人皱眉,“你别不耐烦。还记得上次于老先生家的孙女吗?”


王俊凯想都没想,“不记得。”


“你当初拒绝人家,现在人家女儿都三岁多了——”董夫人向王俊凯翻了个白眼,“你也该考虑一下你的问题了。”她把“该”拖得老长,生怕王俊凯听不进去。


王源默不作声的折好报纸,仿若什么都没听见,端着杯托和空盘起身,“阿姨,你们继续吃着。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


“诶,好。”董夫人点点头。


王俊凯跟着站了起来。


“我去送他。顺便去趟医院,看看沈姨。”


“也好。晚些时候去,说不准就糊涂了。现在还能说说话。”董夫人越说越伤感,情绪一下子就低落了下来。


王俊凯揉揉她的肩头,“沈姨她吉人自有天相,你别操心过多,对身体不好。”


董夫人凝重的点点头,拍拍他的手背道:“你快去吧,别让小源等着。”


王俊凯抬头,看见王源站在玄关等他。他又看了看眉头蹙着,纠在一起的董夫人。董夫人笑了笑,“我没事。我今天还约了亦清她们几个来家里打麻将。你们走了,我才放得开。”


王俊凯颔首,“那我走了。”


“去吧去吧。”董夫人摆摆手,目送着他们俩一蓝一白的身影出了家门。


 


Chapter.3


他们去到车库,取了车。


王俊凯从来不用司机,所以,车一直由他来开。


坐上驾驶座,王源坐在自己的身边静静的看向车窗外。他侧脸的线条柔和的好看,像是温柔过后的维纳斯雕像。


“在想什么。”王俊凯明知故问。


“在想我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我的问题了。”他“该”拖得老长,一如董夫人。


“我妈顺口说说,你别放在心上。”


王源慢慢回头,好半晌,“噗嗤”一下笑出声。


“你们家人都有个坏习惯。”


“嗯?”


王源右手指尖抚上王俊凯的眉心,轻轻的揉化开他眉心的凸起,“爱,皱,眉,头。听说这样老得快。”


“我本来就比你大一岁。”


“可是看上去比我大好几十岁。”


“好几十岁……”王俊凯哑然失笑,“王源,你……”


王源在他身旁直笑,笑得双肩都在前后颤抖。王俊凯专心开车,根本顾不得他。


突然,他停止了笑,说:“王俊凯,你现在,要怎么办。”他用那双黑溜的眼睛紧紧盯着他。犹如十年前他们在图书馆为同一本书的借书权相争时,他那般。


“我不会让你等的。”王俊凯说。


“我知道。”


果断的回答,王俊凯感觉出他在害怕。


王俊凯已经学会了从他的言语中体会他真实的情感。只是,他更喜欢从前。喜欢从前他的喳喳嚷嚷,霸道的叫嚣。


车滑停进The Secret的门口。王俊凯还想跟他说些什么,他就抢先下了车,关上车门。王俊凯张张嘴。


“中午见。”


“中午见。”


终是没说出口。


王源进了The Secret的大门。


郝恬和他打了个照面。


“老板,早。”她笑道, 一头卷发自然的披散在身后,手上拿着笔和文件夹正在和一干员工布置着The Secret的第一层。


“老板早。”在郝恬的带领下,员工们纷纷叫早。


王源点点头,“早。”


他们就继续干他们的事情了。


“老板。”郝恬上前几步叫住王源。


“昨晚有位顾客让我带话给您。”


王源站定。想带话给他的人多了去了,郝恬知道该怎么处理。真正带到话的,肯定有什么特别之处。


“他说,他还想再喝一杯十年前你调制的Bloody Mary。”


Bloody Mary?


王源的脑海里旋即闪过那么一个人。他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


“他有说什么时候来吗?”


“今晚。”


“知道了。你今晚留意下,他要来了,跟他说我在三楼一号特包间等他。”王源交代过她后,上去到二楼,整理着调酒台后柜子上的酒杯。这里的每个酒杯都是王俊凯亲自挑选的,他的品味让王源想看见酒漾在杯中的样子,让每位顾客都很喜欢。


王源整理着酒杯,收拾着调酒台上的东西。调酒台是王源的领地,他不允许任何人触碰。The Secret除了其内的高品质酒和高品格的布局吸引着各界各流人士,王源这个怪脾气的调酒师应是其另一个亮点。


十年前我调制的Bloody Mary……王源手上耍着酒杯,天生修长的十指对此得心应手,很难想象十年前他战战兢兢的向上抛出酒杯后不知所措的模样。这个模样,大概只有两人见识过。一个是王俊凯。一个,就是他。


王源的思绪飘得有点远,他赶紧在摔碎酒杯前拉了回来。


十年的光阴,有些人,有些事,都在这个十年里发生了变化。即使从未想过要变。比如,他自己。


“叮——”王源的指甲盖撞到玻璃酒杯沿。有点痛,有点痒。还有点想哭。


 


Chapter.4


王俊凯找到病房号,确认病房门边的卡片上写有“沈茉莉”三个字后,捧着一束康乃馨敲响了病房门。


开门的是沈姨的丈夫,沈叔。


“沈叔。”王俊凯低低的唤了声。病房内静悄悄的,偶尔呼吸机发出“嘀嘀”的响声。


“小凯啊。快进来,快进来。”沈叔笑着,接过王俊凯手中的康乃馨送去沈姨病床的床头柜上。他有心的选择了一个倾斜的放姿,希望睡在病床上的沈姨能够闻到。


“前几天你妈天天来这里陪她,今天换了你来。让你们挂心,你沈叔有些过意不去。”


“您这是哪儿的话,我来是应该的。小时候,你们对我那么好,是我得消息迟了,所以今天才来。不然,早就来这儿了。”王俊凯腼腆的笑着,两颗虎牙许久不示人,今天在沈叔面前亲热的蹦了出来。亮亮的,驱着他脸上肌肉的紧绷。


“你沈姨不希望她的事在各家内传开,故意瞒着。转到这家医院一个月后才告诉你妈。你妈速度够快,立刻就赶了过来。”


沈叔的黑眼圈和眼袋在他白皙的容色上煞是显眼。他眼底的血丝密密,怜惜的望向此时熟睡于病床上一副憔颜的沈姨。


“您别太过度操劳了。”


 “不操劳怕是以后就没机会了。”


他们各坐在病床的两侧。病床上沈姨紧闭双目,嘴唇内敛,好似很累。


沉默了有一盏茶的时间,沈叔忽尔看向王俊凯。


“小凯,你跟你沈叔说句实话。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


王俊凯没料到沈叔会在这时候问出这个问题,稍稍惊讶了几秒,“沈叔为什么会这么问?“


“前几天你妈来,你沈姨还清醒着。她们聊着家常就说到你的事儿上。你沈姨高兴,说是要撮合你和小棠的婚事,问你妈你同不同意。”


王俊凯倒没听他妈跟他提起过,许是觉得时机未到。他噙着笑,饶有兴趣的问:“我妈怎么说的?”


沈叔看着王俊凯的表情笑道:“你妈说,你有颗雷打不动的铁石心肠。介绍了那么多,没一个入得了你的眼。想来小棠和你一起长大,多磨合磨合,你就同意了也不一定。所以沈叔今天来问问你,一是为了你沈姨,二是为了小棠。”


他声音放低,“小棠从美国回来有三个月了,谁都见过了,就是不愿见你。别扭着呢。”


王俊凯想起她走时,他带着王源去送她。把她气的,甩脸就走。至今有五年了,她还记着。真是小孩子心性。


“啧,你倒是表个态啊。”


“我能表什么态。“


沈叔指刀着王俊凯,“你小子少跟我打哑谜。你跟我实话实说了,我在你妈和你姨面前还能为你打个马虎眼,糊弄糊弄就过去了。难道你想听你妈之命,娶回一个你不喜欢的?”


“沈叔真了解我,”王俊凯打趣道,“我确实有心上人了。”


“诶,你承认下不就得了。”


沈叔为他高兴着,问:“哪家的?”


“保密。”


“嗯……小凯喜欢的肯定是那种很特别的女孩子。”


“确实是个,很特别的人呐。”


“好啦,你不想说,沈叔也不逼你。”


他去他那侧的床头柜上的水晶果碗里拿出一个苹果,“吃苹果吗?沈叔给你削。”


“哪用得着您带我削,我自己来吧。”王俊凯起身,从沈叔手中抢过苹果,在抽屉里找到水果刀。用了会功夫洗苹果,王俊凯找来一个盘子,把苹果一块一块的切好后,将红通的苹果皮割成兔耳的形状。一个个小兔子形状的苹果块漂亮的趴在盘边,精致得不像话。沈叔直夸他技术高超。


“这准是练出来的。”沈叔笑言,吃了口苹果。


王俊凯跟着笑了,没有接话。


“中午我就不留下来麻烦您了。”


“哪是麻烦,你这小子尽说客气话。”


“我还会再来看沈姨的。”王俊凯视线越过沈叔的肩头,落在病床上的沈姨身上。


沈叔叹了口气,和王俊凯在病房门口告了别。


走进电梯,王俊凯掏出手机。就见锁屏壁纸上的王源头顶上横着两条通知,署名皆是Mr.Rabbit,分别是两通电话和一则信息。


王俊凯进病房前把自己的手机调成了静音,没注意到他的来电属于正常。想好理由后,王俊凯解开屏幕。密码,是王源的生日。


信息只有七个字,王俊凯津津有味的看了半天。


“王俊凯,我迷路了。”


 


Chapter.5


王源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乖乖的,望着人来人往的人群,等待王俊凯的出现。


手机响了。王源接起,是王俊凯。


“你在哪儿。”王源问。他一向没有方向感。


王俊凯低低的笑着,“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儿。”


“王俊凯。”


“嗯。”


“我迷路了。”


“嗯。”


“你是来搞笑的吗?”


电话里,王俊凯还在笑。


“王源,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什么游戏。”王源冷静道。他爱玩游戏的毛病,还是没有改掉。


“你仔细看周围。”


王源抓着手机,起身看向周围。


“在你周围藏着几只兔子。你按它们的年龄顺序一一找去,就可以找到我了。”


“我要是不找……”


“不找你就回不了家。”一本正经的说,王俊凯不信王源会不找。相比找不到王俊凯,王源更怕回不了家。这会儿他身上没带皮包,公交车坐不了,别说出租了。


王源负气的挂断电话,开始在四周寻找藏起来的兔子。这样的游戏他们在很久之前也玩过。想到这里,怀念意味渐渐在他内心厚实起来。


“兔子,兔子……”他绕着他所坐的长椅靠着的花坛一圈,在背后的那个长椅上找到了一只浑身雪白,围巾上刻有数字“1”的兔子。


他四顾着周围,没有王俊凯的身影。拿起兔子,轻轻一扯它的围巾,王源在围巾的里面找到了一张字条。上面写有王俊凯式潇洒的一段字。


“当初,你在长椅上等着谁,我并不知道。但我在那天等到了你。——王俊凯 2011.12.24”


2011年,12月24号。


他们相遇的日子。


那是在十年前。


 


Chapter.6


“你想认识人家你就坦率点。这样做,好麻烦呐。”刘志宏笑着说。


王源眨眨眼睛,假挥拳头就要上去,“你嫌麻烦就躲远点,我懒得跟你说话。”


“我错,我错,我错。我就静静地看你‘偶遇’他好了。”


“滚。”王源没好气道,背着包就坐到了他每天必经过的小径旁的一个长椅上。打开书本,无暇阅读,视线总是有意无意的瞟向长椅正对面,铁网围着的球场里的某个身影。


“诶,”千玺望着远处,用肘部碰碰身旁王俊凯,“看那儿。”头一扬。王俊凯转头看去,汗浸的刘海甩过一个弧度,随即很快转回来。


“他在等谁?”


“不知道,”千玺耸肩,“我们这儿,应该没他认识的。”


“这样啊,”王俊凯手运球,三步上篮,球从篮中而进,“那你们先练着,我去外面找他。”球自然下落,王俊凯却是跑了。


“不是,王俊凯——”千玺在他身后喊道,被王源听得清清楚楚。


他叫王俊凯啊……王源想着,耳边就传来零碎的脚步声。他一个慌张,手上书本掉落到地上。


“好巧。”他开腔,弯腰去拾地上的书。


王源跟着弯,拾了个空。接过他递过来的书本,王源笑道:“是好巧。”


“等人?”


“昂……”他眼珠动了动,“对,等人。”


“昨天晚上,”王俊凯扯开一个爽朗的笑,“真的很抱歉。”


“没关系。那么暗,会撞到,很正常。”


“嗯……”王俊凯语缺,看着王源白净的面容想不出话来。


两人对视了几十秒。


“你等的人,来了吗?”王俊凯说。


“应该,快了吧。”王源说。


“王俊凯——快回来,不带你这么坑队友的——”千玺在球场上冲王俊凯吼道。


王俊凯暗骂了声。什么叫坑队友,这才叫坑队友好吗?!


“我……”


“你回去吧,”王源拎起书包,“我等的人,可能已经到了。”


王俊凯回头看了眼无害的千玺,沉声道:“你叫什么。我们,认识下吧。”


王源见他因阳光太刺眼而变得严肃的脸,弯眉道:“我叫王源。我们,有机会再见吧。”


“什么叫有机会?”


“就是……”


“王俊凯——”


王俊凯回头朝千玺招招手,示意再等等。回过头,王源走远在小径的另一头。他的后半句话,王俊凯一直不晓得是什么。


 


Chapter.7


王源折起字条,塞进口袋。把兔子抱在怀里。


白色的毛衣,白色的风衣,现在再加上一只白色的兔子。王源走在公园里,真可谓是灿白一片。


他变得很急,想要尽快找到第二只兔子。摇头晃脑大半会儿,在第一只兔子附近的一颗梧桐树下,王源找到了第二只身穿红衣的白兔子。在他衣领里插有一张字条。展开,上面写道:


“你在树下一直质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说没有,你一直不信。现在我说有,你信不信?——王俊凯 2012.4.22”


“这都记得的,”王源抹出一笑,“真幼稚。”


其实,他也记得。


 


Chapter.8


“王俊凯!”


王俊凯一笑,拿开遮住自己脸的英语书,外面阳光一下照得他亮堂。他从树枝上支起上身,俯视着树下看他看得一副恶狠狠样子的王源。


“王俊凯,你不守信用!”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不守信用?”


“你不让我谈恋爱,自己却谈得很开心。”王源背着书包,红着脸。


王俊凯忽然来了兴致,“你看见什么了,就说我谈恋爱?”


“我看见你牵着那女孩的手,喊她小棠。”王源冷下脸来。


王俊凯一愣,飞身跳下了树枝,“没想到你真看见了。”


他们面对面站着,王源仍要稍抬头去看他。


“她不是我女朋友,我没谈恋爱。”


“没谈恋爱你牵她手?”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她习惯了。我以后可以改。”


“谁让你改了。有女朋友就是有,说这么多都是借口。”


王俊凯笑出声。


王源更来气,“你笑什么!”


王俊凯摇摇头,“没有没有没有,我没有女朋友。”


王源准备说话,王俊凯又说。


他说:“我说过,你不许谈,我当然也不会谈。”


“我才不信。”王源转身就走,王俊凯捡起英语书跟在他身后。


“要我说什么你才信?”


“你说什么我都不信。”


“王源。”


“干嘛。”


“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王源停下,“笑话,”挑眉看他,单手往他身上一推,“我吃你什么醋。”


“那你干嘛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什么语气?”


王俊凯看着他的眼睛,“酸,溜,溜,的语气。”


顿了顿,“你做梦吧。”转身,王源继续走。


王源一路走着,王俊凯一路跟着。好巧不巧,遇上了海棠。


“哥——”远远喊着,远远的跑过来。沈海棠飘着她那头如其名般的黑发,“跐溜”一下跌撞到王俊凯的身边。王俊凯有顾忌的看了王源的背影一眼,低声道:


“你怎么来了?”


“我姑妈给了我两张音乐会的门票,我来问问你,晚上有没有空,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她扬了扬手里的票子。


“不行,我最近几个月都不能出去。”


“哥!”


“我高三了小棠,”王俊凯声音放柔,“和你不一样。”


“可你成绩又不差。”


“谁说成绩不差就一定能考好?”


海棠没办法,懊恼的把票子一败,败在王俊凯的手心,“你不去,那我也不去。门票送你好了,你不喜欢扔掉也可以。”说完,就跟来时一样,匆匆的跑了去。


“这丫头……”王俊凯低喃,向前看去,王源已甩了他好大一截。


 急忙赶上,王俊凯借花献佛的把门票晃在他眼前,道:“别生气了,一起去吧。”


王源看都没看,打开他挡在眼前的手。


王俊凯手又伸回来,笑着动动嘴,说出一个英文名。王源立马就停下了堪称竞走的步伐,撑圆了眼睛看向他。


“他的?!”


王俊凯点点头,“前排。”


王源喉头上下浮动着,努力抑制住内心掀起的欣喜狂澜。


王俊凯知道目的达到,问:“七点,我去接你。没问题吧?”


王源坚定道:“没问题。”


 


Chapter.9


王源手指尖被阳光同字条晒得温暖。他折好字条,塞进口袋。怀里的兔子从一只,变为了两只。


十年前的自己,真是好骗。王源深吸一口气,仿佛把十年前的那场音乐会中的音乐顺着时空隧道吸进了他的脑子里。钢琴声悠扬,美不可言。


那是他第一次出席音乐会。坐在第一排,突兀的像是只雏鸟。


音乐响起时,他深深,深深的被吸引了。吸引他的,还有身旁专注的听着音乐的王俊凯。


王俊凯不像他,初来乍到,冒失的可笑。熟络的姿态,懒散享受的神情。那双不大却被灯光照射得璀璨的眼睛,黑亮亮的,就像琴键上的黑键。把王源看呆了。


他听得真的很专注。从头到尾,没发现王源的眼神,其实,从未离开过他。


王源挽着两只小白兔继续寻找着第三只小兔子的下落。第三只小兔子费了他好长一段的时间,直到听见有人喊他“大哥哥”。


被喊“大哥哥”比喊“叔叔”要受用的多。王源弯下腰,对扯住他衣摆的小女孩温和道:“怎么了?”


“有个大哥哥让我把这只兔子给你。”


王源抱过她手里的兔子,摸了摸她的头说了句“谢谢”。小女孩就飞奔的跑去一边,找小伙伴玩去了。


王源捻出藏在这只小黑兔领结里的字条。他把兔子们放齐在面前的大理石花坛上,展开字条。


“第一顿早餐,意外的好吃。——王俊凯 2014.9.21”


啊,那天……


王源看着那只吐舌的小黑兔。不自觉的心跳加速。


 


Chapter.10


中央空调开着,家中的理石地面冰凉。清晨的阳光从窗帘间透出,画在地面上一条一道的似是黄金切割,理石也有了不一样的色彩。


王源心平气和的将第三个煎糊的鸡蛋用铲子铲进垃圾桶里。他承认自己没有做饭的天分,固执的在尝试中锻炼自己。


他从旁边的鸡蛋盒里挑出一个鸡蛋在锅沿边敲碎,手指根据鸡蛋壳上的裂纹向鸡蛋两边剥开,金黄的蛋黄和透明粘稠的蛋清一丝不漏的全部摊在平底锅面上。


第一步,完美。


下面就是第二步。


“早。”


“啊!”王源被身后噌然出声的王俊凯吓了一跳。


“大早上的,你吓死我了。”王源瞪了他一眼。


“在做什么。”


王俊凯伸长脖子,王源压了压他的下巴。


“不许看!”


“你的鸡蛋快要糊了噢。”


“什么?”王源回身,赶紧用铲子将鸡蛋翻了个身。然而为时已晚。恭喜王源糊了第四只鸡蛋。


“都怪你!”王源关掉火,再次瞪他。


王俊凯被瞪乐了。双手撑在食台上,分别在王源身体两侧,他笑说:“你今天不应该对我温柔点吗?”


王源脸色微红,“屁,谁让你惹我。”


“我惹你什么了?”王俊凯朝那个糊了的煎蛋看去,“是你自己煎糊的。”


王源手掌拍着他的胸膛,“滚蛋吧你。要不是你吓我……”


一时间,客厅安静的瘆人。


王俊凯搂着王源吻得认真。他闭着眼睛,唇覆在王源的唇上辗转,舌尖轻刮慢扫的撩着他的齿贝,趁他略有松动,一个长驱,另一只撑着食台的手转而按住王源的后脑勺,两人在这一刻仿佛共用着同一个味蕾。王源口腔内的奶香被王俊凯吃尽了肚子里。


王源双手维持着之前的动作,抵在王俊凯的胸口,呼吸急促。他快要窒息,也许在这一秒,也许在下一秒。


羞耻的吻离声在偌大的客厅内回荡。王源大口大口的喘息,一看经验就没有面前这位云淡风轻来得足够。


他们身体紧贴着身体。王俊凯静静看着怀里的王源缓着气,嗓音有些变化,“你别这样喘着气。”


“还不是你害的!”王源身形一动,脸色更红,似要喷火。他们靠的实在太近了,对方身体的轮廓,反应,彼此感受得一清二楚。


王俊凯哑哑的笑着,“怎么了?”他搂着他腰的手一路向下,不轻不重的捏了下他的臀部。


“你别……”王源扭了扭身体,瘦细的小腰在他的臂揽里摩擦着他的跨。感觉他的胯间变得愈发炽热,尴尬的立即停止动弹。睁着大眼睛,水汪汪的瞅着他。顺从的模样,让王俊凯笑容收敛。


他放在他身体后侧的手游走至他的身前。手稍用力,王源嘤咛一声。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念在你尚未成年,”王俊凯俯身,咬着他的耳垂,下巴尖轻点他的锁骨,“今年的这个时候,就由不得你了。”


王源手脚发软,双臂搭在他的双肩,头埋进他的颈窝,说不出话来。身体内像是有蚁群啃噬,酥酥麻麻,难以自拔。


王俊凯松开在他身前的手。一只手托着他的臀部向上坐,坐在了食台上。一只手抚着他的背脊。他的背脊笔直,在他手下在抖。


胸前纽扣被一颗一颗文雅的解开。王源迷了眼眸,别过脸去。胸口的温软却让他转瞬把脸别了回来,“王俊凯……”


“看着我,”王俊凯抬头,满目的温柔,“别怕。”


“呜……”一波接一波的热浪将他淹没。王源神魂颠倒,身陷一潭春泥之中。


 


Chapter.11


王源脸颊晕染着两片绯红。烫烫的,久久不能降下。


他用力的把第三张字条折叠成块,恨恨的塞进了口袋。


他吐出一口气,环看向四周。发现从1号兔子一路找来,自己所在的位置从圆形花坛的长椅那绕了个大弯又绕了回来。也就是说,王俊凯没找着,兔子,往事倒是找了一大堆。


脸上的烫热仍然,王源不想主动打电话给王俊凯。在长椅那儿晃悠了半天,天色开始变得不好。长椅对面的玩偶娃娃还在,分发着气球,哄来孩童们围着他,跳啊跳的。


那是一只长耳兔玩偶。他的白色礼服上饰有淡粉色的蝴蝶领结,这样的着装王源感到熟悉。他盯着这个玩偶一会,转而想起自己高中毕业时,在毕业典礼上就是这么穿的。


那是他人生中第一套西装礼服。是王俊凯送给他的。


他盯着这玩偶像是要盯出个洞来。


到底是他,还是不是?不要到最后弄出一个笑话,王俊凯知道后是不会放过他的。


周围开始起风,落叶旋起成圈,在地面上转着。有人说快要下雨了,于是公园里人群三两,牵着小孩急急离去。有几个气球在匆忙中飞向天空,遥遥撞撞。甜品小摊关了门店,收了外面的宣传纸牌海报。


王源和那只兔子两两而立。他走到那只兔子面前,怀里的几只兔紧挨的可爱。他抿了抿嘴唇,拿出手机,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手机里铃声响起,面前兔子上装口袋里的手机即刻亮了屏幕。王源最后那一点担心悄然消逝,双手一松,兔子散落一地。他上前一步,伸手就去拔兔子玩偶的头套。踮起脚尖,猛地一用力,干脆利落。


“痛,痛……”王俊凯摸着后颈,五官纠在一起。


王源笑了笑,嘲讽道:“叫你玩。你多大了,还当自己十八吗?”


王俊凯脱下玩偶的衣服,“是啊。我一直当你十七。”站在他面前,低头就吻了上去。


王源呆了两三秒,想挣脱时,人已锢在了他的怀里。


王源锤了他一拳,“回家!”


“轰隆——”一声雷响。


雨,就要下下来了。


——卷一:寻找兔子「完」


 


 


 


 


 


 

评论

热度(34)

  1. 凯源可以的斯丢佩德 • 羊 转载了此文字
  2. Mmay斯丢佩德 • 羊 转载了此文字
    推荐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