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ay

能和你们一起喜欢凯源真的太好啦

凯源《来治我啊》萌化向

哇哦第一次见你更这么长吧不容易😃

奕秋:

Chapter.30


“叱——”王俊凯刹车在山腰,太阳正好出来半个头,在山腰处观望看得再清楚再美丽不过。只是王源一直流泪,王俊凯心疼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别哭了。”王源双手揉着眼睛,在王俊凯抓住他手腕的第一时间快速的放下。


“谁哭了!”


“你啊,”王俊凯拭过他的两眼角,“再哭,怎么回去上课。”


“我不去了。”


“不行。”王俊凯好笑道,眼睛弯了弯,扭头去看前面海平阳升。他脸部的轮廓,一棱一角在阳光下突显,明媚得侧脸王源看得有些慌神,他忽然想起有些事情他们还没有完成。


他想了想,问:“之后的几天,你还来吗?”


“可来可不来。不过我还是打算来的。”


“干嘛。”


“监督你啊。”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王俊凯舍不得。他是希望能够在学校多待几天,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可以多一些,可家里的情况他不是不知道,硝烟浓重,他喘不过气,那男人也不会让他喘气。这是一场争夺,他自由的争夺。


“你之前,不是参加过校园十大歌手的报名吗?”王源别扭的开口道,他不好意思是回想起那日他们一起合唱《董小姐》的场景,还有自己跟千玺表达的对这比赛的不屑。


“是啊,怎么?”王俊凯低头看他,倏地眼前一花,腿脚软了下去,险些支撑不住自行车。


后座的王源站了起来,看他皱眉在原地“打转”,跨过后座向前稳住车头,“你怎么了?”


“没事,可能是因为我昨晚没吃饭……”


“你傻啊!”王源急吼道,“你有低血糖怎么能不吃饭呢……还看什么日出啊看个屁啊,”他和王俊凯换了个身位,“走,去我家吃饭去。”


王俊凯抚着鼻尖直发笑,双肩颤着,不置可否。


王源有点恼火,他这样的不在意显得自己急来急去像个傻瓜。


“你笑什么,到底去不去!”


“去,”王俊凯有气无力,头的眩晕让他无法继续骑车,瞧着王源小身板直挺挺的站在车头,一脸“我骑车带你”的架势是又可爱又好笑,他问了一个无比实际的问题,“但是,你载得动我吗。”


“……”


王源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这是个很严重很严重的问题!


看着他脸上的乌云密布,王俊凯动作自然的牵过他的手,说:“没关系,剩下的路不多,我们可以走回去。”


紧紧盯着他牵着自己的手,王源清楚,这跟小时候的意义不同。虽然他的手还是那样的温热,柔软,被他牵着无论何时都是安心的。


“不走?”


手臂被拉了拉。


王源点点头,“走。”他一手推着自行车,一手和王俊凯十指相握。清晨迎来没多久,山道上除了他们,并无旁人,他希望前面的路能够长一点,再长一点,又希望前面的路能够短一点,再短一点。王俊凯的状态很不好,他不能那么自私。


手掌慢慢浸出细汗,王源想抽回,王俊凯不放,他用一种惋惜的口吻告诉他,“别动,等有人了,就不能这样正大光明的牵着你了。”
话说出,他们都意识到,前方的路,没那么好走。


气氛一下低落,王源想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哪知想来想去,脑子里全是上次他和别的女生身处梧桐树下的身影,一个没把持住,就脱口而出,“上次在梧桐树下,那个女生是不是跟你告白了?”话音中的酸味王源听了都想跳海。


王俊凯佯装听不懂,“哪个女生?”


“你别跟我装傻,跟我装,你还嫩了点。”


“我比你大,你说话小心点。”


“怎么,不服啊,不服来治我啊……”


一盏茶的功夫,他们顺利走到了山底。面前马路车辆川流不息,人来人往,他们有默契的同时松开了手掌。王源招手拦下了辆出租车,问王俊凯要不要回家一趟。王俊凯摇摇头,说直接去他家就可以了。王源报了自家的地址,出租车向着他家的方向奔驰而去。


掏钥匙开门的空隙,王俊凯问王源,“不会被你爸发现吗?”


“怕啥。”说是这么说,王源的心还是忐忑的。早上五点多,一般来说,他爸是不在家的,有没有发现自己逃了出去这就很难讲。他没带手机,就算他爸打电话给他,他也是接收不到的。


屋内静悄悄,一片寂静,凉爽依旧。中央空调还开着,王源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他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向他爸的卧室,在惊心动魄的无声转动门把后,卧室的门被打开了一条细缝,卧室内部即将展现在他眼前。


“王源。”


“啊!”王源回头,“吓死我了!你走路都没声的吗?!”


王俊凯指指手上的白色字条,上面落款的人名,是王昭临。


王源拿过字条,简单的扫了一眼,“噢,他有事,出去了,”然后冲王俊凯翻了个大白眼,“你住下来都没问题,”把字条折好,王源没有立即扔掉,而是把它揣进了兜里,“我去给你做糖水喝。”


王俊凯举举手中的纸杯,靠近,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


王源彻底败给他了。


“你家一点都没变。”


“是啊……”王源去厨房,娴熟的端过平底锅架在蓝色火苗上,“不过隔壁邻居可是换了一波又一波。”


“我真的寄信给你了。”王俊凯拉过椅子对着王源坐下。他说的是实话,他在美国时寄过很多信给王源,可一封回信都没收到。要说失落,当然有,说生气,也有。


“我再说一遍,我没收到。”鸡蛋在锅内“滋啦滋啦”的发着响,淹没掉一部分未传达过去的愤怒。


王俊凯没回他,王源身后一时没了动静。他铲了几下鸡蛋,转身看去,王俊凯正从家门外进来。


“你干嘛去了?”


王俊凯笑看着他,“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没有收到信了。”


“为什么。”


“你当年写给我的地址最后的门牌号是371。”


“不对啊,”王源难以置信道,“我写的明明就是……”说到一半,他梗在了那里。


王源小时候写数字容易分体,所以明明的511,被王俊凯看成了371也不奇怪。这么多年的埋怨,居然是自己一手造成的。王源这时候……不想多说什么。


“嗯?”王俊凯盯着他,像是在做确认。


“行……了行了!”王源转过身,“你就等着吃饭吧!”


早餐被王源盛了上来,简单的鸡蛋加培根,他们吃得异常的有味。


“你之前想说什么的?”


“唔?”王源咬着鸡蛋歪过头。


“关于校园十大歌手。”


他嚼了嚼口中的食物,“噢,那个啊,”眼睛瞥向别处,“我是想说,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和你搭档……”


“好啊。”


王源的嘴角不自觉的翘了上去,然后自己又压回了原型,正过头,继续吃饭。


这是倒数一周开始的第一天。


距王俊凯离开,越来越近。


Chapter.31


“你眼睛肿了。”千玺写着笔记,眼不离本,轻声说道。这节课是“火山太婆”的专场,讲台下无人说话,她的板书冗长,稍不留神就跟不上她的节奏。


“嗯,很明显吗?”


“还好,”千玺掸了他一记,“你跟他,和好了?”


“谁跟他和好了。”王源嘟囔着,笔下一快,写错了一个字。


“看来是的了。”


“啧。”王源脸颊微红,不可否认,最后懒得解释。他尽量不去想离别的事情,这样会使他更加难过,更想和他在一起。


上午的课程很快过去,午饭过后,他们一起去音乐教室练习,王俊凯背着他的吉他走在校园里,回头率甚高,王源跟在他身后皮笑肉不笑,想着撩妹谁不会,有什么可拽的,在外人眼里,他的表情就转化成了赤裸裸的羡慕嫉妒恨。想想也是,一个新来的会长没几个月就抢了他的风头,众人都期待着他们之间能够开战,免不了一场好戏。


可是……


这种微妙得冒泡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随着音乐教室门的关合,他们的猜想戛然而止。


王源坐在钢琴面前试音,王俊凯坐他旁边调着吉他,有一声没一声的音律从他们的手指尖蹦出,清脆得悦耳。


王源问他,“你曲子选好了吗?”


王俊凯停下,掏出手机,按了一会儿然后把屏幕转给他看,“这个。”


“蒲公英的约定?”王源说,“那来吧。”


王源一开始准备把下午的时间也用来练习,会长大人王俊凯当然不同意,拉着他就回教学楼上课,上楼梯时,王俊凯在身侧偷偷的勾住了王源的小拇指,他们走在边侧,动作很小,不会有人察觉。


“下午见。”王俊凯笑说,王源最受不了他笑,特别是这种暖人的笑,他鲜少这样,所以杀伤力可想而知。


“知道了。”他们在二楼分了手,有表层意思,也有里层意思。学校楼层规划分明,二年级生和三年级生分别安排在二楼和三楼。


放学后王源首先来到音乐教室,发现王俊凯并不在里面,正奇怪,身后传来一声呼唤,王俊凯骑着车在校门口等他。


王源跑过去,“不练习了?”


王俊凯头扬了扬,“上车。”


王源愣在那里。“这是在校门口。”


“所以。”


“你想我怎样,”王源戏谑的笑了笑,“坐你后面啊。”


“不坐?”王俊凯的眼神意味不明,王源感觉其中有诈,说不上来他会干嘛,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那你就跟着自行车跑吧。”


果然。


王俊凯脚上踏板,头不回的就直直骑走了,留下王源在原地大眼睛眨啊眨的。


“喂!”


“干什么。”


王源真的跟在他的身后跑着,他背后的书包摇摇晃晃,十分累赘。


“快停下!”


“想通了?”


“你想累死我啊!”


王俊凯停下,笑盈盈的望向他。


王源讨厌的别过头,什么话不说,漠然的坐到王俊凯的身后。他呼吸不稳,现在根本不想理他。王俊凯知趣,没多说什么,待他坐稳后,继续骑车,朝着王源熟悉的路径驶去。驶过西山路后,王源就知道他们要去哪儿了。那是条繁华的街道,从头到尾都是商铺和食铺,他们曾经在这条街道游玩过无数。


在王俊凯还没停稳车前,王源就急急的跳了下去。


“诶,”王源拍了拍王俊凯的后背,“你带够了钱没有?”


“你能吃多少。”


这句话在之后得到验证,不论王俊凯买什么,王源都能吃得下,跟小时候一样一样的,专爱吃甜食,看见“满记甜品”之类的云云根本挪不动腿。王俊凯自然是要克制他的,不能什么都由着他,两人这么一逛,简简单单的一个下午就过去了。临走时,王源买了一个糖稀,是兔子样的。


夕阳把他们的影子在地面上拉得好长,王俊凯推着车,和王源沿路的走回家。他们有说有笑,王源粘着糖稀的殷唇在夕阳的光照下莹莹润泽,王俊凯不经意间撞了几眼,就再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


王源察觉到王俊凯的不对劲,停下步伐问他怎么了。


王俊凯注视着王源好一阵,突然指着斜前方说:“你看。”


王源听话的看去,下巴微微抬起,王俊凯就在这时低头吻了下去。


他吻得不深,浅浅淡淡的一记,染上少许糖浆,甜甜的,软软的。


当他离开后,震惊布满了王源的面容,白皙的脸颊像是被印上夕阳的红透。


王俊凯端详着他,抿了抿嘴唇,一抹清甜入口即散,似是融化在他心里。王源已经不再是那年胖乎乎圆头圆脑的小小孩了,变得清瘦了许多,面貌初成,眉眼间的秀逸添着几分青涩,水色的杏眼能投出你的模样,在他成长的这十年间,他不在他的身旁,何止是用遗憾来形容。


“王俊凯……”王源颤抖着声线,他有点害怕,慌张的左顾右盼,就怕被人看见,“你疯啦?!”句式是在谴责,里面的意思却是潺潺的羞涩。


“谁让你吃糖稀。”王俊凯好不容易移开驻足在他脸上的视线,轻松的说。


“我,我不吃了!”


一如那时的赌气,王源把糖稀往王俊凯手里一塞。


“真不吃了?”


“说了不吃就……不吃。”


王俊凯舔了一口兔耳朵,冰冰的,凉凉的,是王源吃过的。


Chapter.32


王俊凯回到家,换了拖鞋,疲倦感沉重。他只想好好的睡一觉,可惜啊,始终是不能如愿的。


“你也知道回来。”客厅里,男人手叼着半根香烟坐在桌旁,手指尖的火星点明明灭灭,气氛压抑得让他抬不起眼皮直视他。


“你说,你这是什么态度!”玻璃杯被他手掌拍得震着桌面,里面的水漾着杯沿,和王俊凯的心情一样此起彼伏。


“我不想跟你吵。”


“你以为我想跟你吵吗!”他的音量提高,面上威怒,“这几天因为出国的事情,整天阴阳怪气。我话放在这儿,这由不得你!”


“好了好了,”陈艺珂从内屋出来,打着圆场,“别吵了。”


她有所顾虑的看了看王俊凯,“小凯,你跟我到书房来。”


男人手间的火星点忽尔旺盛,吞云吐雾,最后拧灭在烟灰缸里,剩下烟嘴皱成一根麻花。


王俊凯跟着陈艺珂进了书房,书房很宽敞,衬得陈艺珂的欲言又止紧张而彷徨。


“我下午的时候,去了趟西山路菜场。”


西山路菜场。


若要从西山路菜场回家,必须要经过那条街。


“你……”陈艺珂似是在找一个恰当的词汇继续说下去。


“他叫王源,你认得的。”王俊凯轻声说。


“以前我们是邻居。刚搬来那会儿你们经常不在家,我就让他带我出去转转熟悉周边。”


“后来我去了美国,和他失去了联系。再后来我回国,找了很久,终于知道他在哪所学校上课,所以才转的学。”


“今天下午,你看到的,就是你看到的。”


“不是因为你们,只是因为他。”


“所以,”王俊凯没有避开她的目光,“你想怎么办。”


陈艺珂原本想问的话语被他一连串的陈述堵在了喉头,看他眸子里闪烁的坚定和说起他时温柔的表情,陈艺珂突然意识到他们对王俊凯的关心实在太少。说一句毫不夸张的话,或许他和王源在一起的时候比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要更快乐,时间也更久。


陈艺珂不是个死古板,她心里对王俊凯是愧疚的,事业上的忙碌让她不能当一个好母亲,那现在最起码要给他应有的理解。


“我不会告诉你爸爸的,”她微微笑了笑,走过王俊凯身边时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商量。饭做好了,等会出来洗洗手就去吃饭吧。”


王俊凯怔神几秒,喃喃说了句,“谢谢。”陈艺珂给予他的理解和包容让他大感意外和感动,那男人的斥责因此变得微不足道。


走一步算一步,是王俊凯如今唯一的选择。


饭席间,一家人的气氛静默得诡异。男人吃的很少,中途放下了碗筷似乎有话要讲。


“今天下午接到董事会的通知,去美国的时间提前到明天中午。”
王俊凯一顿,惊讶得想要说些什么,桌肚下的小腿就遭到来自陈艺珂的踢碰。


她说:“怎么这么快?”


“美国那里好像出了什么问题,公司需要我尽快赶过去。今天晚上你们把东西收一收,明天中午我们就走。”


又是这种感觉,这种挣扎的无力感。王俊凯眼看着面前的青菜豆腐,嘴里像是惯性的在嚼,食味皆无。他输了,他不能改变这个决定,心里五味交杂,愤怒伴随着奔流的血液直冲大脑,这其中唯一的一股悲伤就是要告诉王源这件事情。


他想见他,立刻,马上。


“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王俊凯放下碗筷,径直走至玄关换鞋。


“你去哪儿。”他问。


“我让他帮我去超市买点东西。”陈艺珂淡淡道,接得恰当好处。


“噢,那早点回来,家里有的收拾。”


王俊凯看向陈艺珂,点了点头。


王源在房间里做作业,左侧的窗户又像昨天晚上那样响起,他有点疑惑,不知道是不是王俊凯,起身上前打开窗户,确实是他。


“下来。”


王俊凯和昨天不同,像是有事要说。


王源扒在窗户上喊,“走正门,我家没人。”


王俊凯拍掉手上的灰尘,走离王源的视线。王源赶紧关上窗户,蹭蹭蹭的下楼,去玄关为王俊凯开门。


门外灯光昏弱,王俊凯脸色凝重出现在门前,颀长的身形轮廓模糊。


“你怎么来了?”


王俊凯没回答他的问题,上来就严厉道:“以后不许这样。”


“啊?”


“说你家里没人,万一坏人听到了怎么办。”


“哪有那么多坏人。”


“有,当然有。”王俊凯口气加重。


王源不明所以,“王俊凯你怎么了。”


“航班提前了,我明天中午就走。”


王俊凯说的很快,王源还未接收得彻底眼前他的模样就被无限发大,随后是那句不停反复的“明天中午就走”。


“……这么快?”没有更好的下句承接,王源感叹,又似是喃喃事实,只觉鼻子酸胀,没有眼泪。


“那后天的比赛,你参加不了了吧。”


太快了,为什么这么快。


“嗯,参加不了了。”


“那你来找我干嘛,”王源尽量表现的轻松一点,耸肩道,“就为了告诉我这个啊。”


他来这里干嘛,王俊凯不相信王源不知道。


“后天的比赛我参加不了,但是现在可以。”


“你什么意思啊。”王源笑了两声。


“有很多事情我们来不及做,但是现在可以,”王俊凯低沉道,“虽然时间不多。”


王源转过头,斜靠在门框上,“你不用觉得愧疚,这不是你的错。”


“我可以等,”王源说得干脆,“我说过,等不了,就去找你。不就是去美国嘛,多大的事儿。”


黑暗中的蝉声延绵,王源感到自己的手心腻满了汗液,胸口,额头也有,呼吸时碰着宽松的外衣T恤,不舒服,很难受。仿佛下一秒就要晕倒。


“那你现在跟我走,多大的事儿。”


王源没反应过来,眸子一动,自己已经被动的迈开了脚步,湿了的手心被王俊凯的手覆上一片冰凉。


“等……等,等等!我还没换鞋,我,我穿的是拖鞋!”


“计较什么,我不嫌弃。”


“不是!你要带我去哪儿!”王源不是个随便的人,要他穿着这身居家服和拖鞋去露面,那是一千万万个不可能。


匆忙间关上家门,他拖着身子向后赖着,岂知王俊凯力气大的吓人,之前没和他比试过真是明智。


“王俊凯!”王源忍不住,积在心底的那些情绪就像是得到了催化剂的帮助沸腾的迅速。


他们两两站在空旷的街道上,中间隔着一双手牵扯的距离。
王源微微的喘着气,他不是真的喘气,只是宣泄不明情绪的一种方式。


他说:“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你不用为了顾忌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夜里来找我。”


王俊凯拉过他的身子,颔首道:“现在这么懂事有些过早了,我不想以后想起你时你是这副样子。”


“什么样子。”


“假,正,经。”


王源脸一红。


“我带你去的地方,只有我们俩,你就算是不穿,”王俊凯别有意味的将他从上到下扫了一遍,“也没关系。”


“你才不穿呢!”


后来王源方知,他们要去的地方,是学校的礼堂。深夜的那里,真的是连不穿,都没关系。


“啪”,礼堂里的灯被王俊凯打开,正前方偌大的舞台出现在王源的面前。王俊凯三步并两步窜上舞台,走进舞台幕后。王源跟上,舞台上明晃晃的钢琴那样的黑白分明,刺痛了他的眼睛。


“我让他们留了备份,果然是有用处的。”王俊凯像是变戏法般从幕后拿出一把吉他来,坐到钢琴面前说道。


王源调侃,“哼,会长的权力还真是,广泛。”


“羡慕啊。”


“谁稀罕。”王源翻了一个白眼,坐到他身旁。


“准备好了?”


王源活动活动手指,对王俊凯点点头。


“好,”他清清嗓子,“下面,有请王俊凯和王源为大家演唱一首,《蒲公英的约定》。”


礼堂回响着他的声音。


“你干嘛,”王源皱眉,“门卫会听到的,”


王俊凯无所谓,一脸坦荡,“报幕啊。”


“你平时做的坏事比我多,怎么现在怕得要死。”


“你闭嘴!”


王俊凯笑出声,凑近他,“你难道不知道你很容易脸红吗。”


唇瓣的轻微摩擦,让王源的背后似遭电流。


“开始吧。”王俊凯回身,开始拨动琴弦。


王源的双手也开始跳动。


歌词里写的,不完全是他们的样子,但是他们唱得很用心,忘记了即将来临的离别,忘记了身处看不见的黑夜。


王俊凯的歌声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前段和王源搭在一起,配合的服帖,让他们想起小时候的许多事情来。


如果说青春缺少了他而感到可惜,那么王源愿意等,等以后的未来。


「在走廊上罚站打手心」


“你怎么又被罚。”


“要你管啊,会长大人。”


笑了笑,“会长大人这个称呼,可是意外的受听。”


“你……”


“好好站着吧。”


「我们却注意窗边的蜻蜓」


“你还在啊。”


“等你啊,会长大人。你忘了,我脚是谁害的。”


“我以为你会先走。”


“你有社团了不起啊,坐在这儿都能看见你。”


“这么说,你是特意在看的啊。”


“……谁愿意啊!你到底走不走!”


「我去哪里你都跟很紧」


“怎么又是你啊,王俊凯。你这个会长挺闲啊。”


“谁让你逃课,回去。”


“诶,我怀疑,你是不是跟踪我啊。”


“是又怎么样,”揽过肩膀,“套用你的话,不服,来治我啊。”


“……”


「很多的梦在等待着进行」


他的侧脸很好看。


王源慢慢转过头去看他。


桃花眼的眼稍不张扬的上撇,长长的睫羽,高挺的鼻梁,淡色的唇瓣,曾经轻轻的贴过自己的。他专心的模样在王源的眼里越来越糊,已是看不清,却还是唱得平静。


「一起长大的约定


那样真心


与你聊不完的曾经


而我已经分不清


你是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


王俊凯弹过最后几个音,看向王源,下巴下的白键湿润的一塌糊涂。


“别哭。”


王俊凯放好吉他,轻柔的环住他。


这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拥抱。


“我这两天来的眼泪……比我这十几年来的都要多,”王源恨声骂道,“王俊凯,你真他妈的可以。”


“明天,就别来送我了。”


王源一把揪住王俊凯的领子,离开了他的怀抱,“你不会真的不回来了吧,啊。”


“我是怕你……”


“我能控制住我自己!”王源大叫道,“你不能这样!”


“王源。”


王源抹着脸。


“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说不定我五年后就回来了,说不定十年,说不定我只回来一两个月,但无论怎样,我回来了会第一个通知你,回不来了,会第一个想你,然后想尽一切办法。我不能给你约定,是不想以后只有在提起这个未完成的约定时你才会想起我。我不想做个言而无信的人。”


王源盯着他的黑眸,轻声问:“你是不想约定,还是不敢?”


王俊凯无奈的笑了,“我们,太小了。”


是啊,太小了。


怎么能约定。


不过是,留下个信仰,然后,杳无音讯。


Chapter.33


“你在望谁?”


机场,陈艺珂明知故问。


王俊凯抬臂看了眼表,“他应该不会来了。”


陈艺珂无语,想是不出声更好,就没再说话。


“该走了。”男人发号施令道。


陈艺珂提醒着王俊凯,王俊凯走在他们的最后,心中终溢出一声叹息,飘飘荡荡,无根徘徊。


“王俊凯!”


王俊凯猛地停下。


陈艺珂和男人陆续回身。


脚步声逐渐靠近,王俊凯抑制的难受,还是笑得开心。


肩膀被人扒住,迎向他的,是灿烂到艳阳的笑。


“没等我就走了,你真不够哥们儿。”


他软软的锤了一下王俊凯的肩头。王俊凯看得到他拳头的松动和大拇指的僵硬。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怎么会,”他眼眸笑成月牙,“去美国了,可别忘记我。”


王源伸出手来,笑意不减。


王俊凯故意上前一步,握住他的手,“不会,我不会忘记你的。”


王源的大拇指在王俊凯的手掌外侧打着圈的抚摸,他低声道:“这是我在拥抱你,用指尖抚过你的背脊。”


王俊凯笑了,用同样的方式回敬他,“那这是我在亲吻你,手指穿过你的发间。”


“小凯——”


王源的笑容有点停滞。


“我该走了。”


“我等你,你要记住,我等你。忘了,老子不会放过你。”


王源果断的抽回手掌,深深地看了王俊凯一眼,退后两步,便是头也不回的奔跑。


那一眼,看得王俊凯心里山崩地裂。


“王俊凯。”男人催促着他。


机场,真的是个离别的常所。


王俊凯盼它,能够成为重逢的佳地。


王源一直跑,一直跑。


没有目的,从不拐弯。


终于,他跑累了,伏在双膝上大口呼吸,感觉他的五脏六腑都要从口腔中脱出,就像快要死掉,肚里翻腾倒海,胃有一下没一下的痉挛,呕了好一阵,什么也没吐出来。


他无神的弯着腰,世界在他眼里是灰蒙蒙的。擦了擦嘴角,他起身,眩晕随即降临。他脚步摇晃,一屁股跌坐在铁灰色的大马路上。


冰凉凉的,如同他的心,掉进了冰窟。


Chapter.34


千玺看着站在十佳歌手舞台上的王源。


还是那身吊儿郎当的校服款,笑起来时眼角向下。


黑色的钢琴旁搁着一把吉他,他的座位莫名的往里,空出一个身位。


这不是他一个人的《蒲公英的约定》。


只是另一个人,此时,在遥远的美国,不在他身边。


——TBC











评论

热度(40)

  1. Mmay斯丢佩德 • 羊 转载了此文字
    哇哦第一次见你更这么长吧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