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ay

能和你们一起喜欢凯源真的太好啦

凯源《闷与骚》

我们家羊 更的是慢了点 但是真的软吧👏

奕秋:

痴与懒(三)


医务室里的气味就像医务室给人的感觉一样,干净,又让人安心。可王源的心始终不能安下来,原因就在于他膝盖上的伤正接受着碘酒的擦拭。


“轻点,轻点……”


王源坐在床上,耸肩缩头,眼泪汪汪。


身穿白大褂的何其龙满头大汗的蹲在他腿前,小心翼翼的捏着碘酒球,消毒伤口。


王俊凯抽完烟,从外进来,见碘酒还没完全覆盖他的伤口,微微蹙了一下眉尖。


“还没有涂好吗?”


“他怕痛,得慢慢涂。”


王俊凯悠悠道:“男子汉大丈夫,这得涂到什么时候。”


王源委曲,一肚子话不敢吐,只能咂巴咂巴咽回肚子里。


什么跟什么,明明是你害我摔跤的。


王俊凯推推何其龙,接过他手里的镊子,“我来吧。”


何其龙望望王俊凯,“那行,我去前面弄其他人,麻烦王老师了。”


王俊凯颔首。何其龙对王源笑笑,转身去到医务室休息室前的办公室。


医务室的休息室里只剩下王俊凯和王源两人。


王源瞧一眼王俊凯的脸,低声道:“老师,麻烦你轻点。”倒不是他真想如是跟他说话,但因为痛,牵扯着他脑内的每一根神经,他懒得跟他装模作样。


王俊凯一手拿着镊子,一手捞起他的双腿轻抬至床上,“刚刚你太拼了。”


他捏来一把椅子坐到他身边。


王源抿唇,“那你为什么不让着我。”


王俊凯好笑,“我为什么要让你,咱俩都是男人。”


王源:“……”


因为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吗?


“好好,你不是男人,你是男生,”王俊凯不拿镊子的那只手倏地握拳伸到他眼前,“给你。”


王源顿了顿,张开手掌去接。


“忍着点痛,不然,伤口会感染。”


翩翩下落的,是上次那颗“石子糖”。


王源二次握紧,狠狠道:“我又不是小孩,我当然知道。”


王俊凯的脸上重又浮现出那种招人烦的微笑,淡淡的,“那我下手了?”


“悉听尊便。”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王俊凯套上外衣,递给王源一叠方帕。浅浅漾漾的蓝,一点儿不符合他灭绝师太的作风。


在他身后的王源提提眼泪鼻涕,眼神从埋怨转变为了幽怨,就像人家王老师欠他几百大洋然后过了一世纪未还,利息涨得比本金高,就像丈夫出远门等待其早归的小娘子。幽怨之气浓重到休息室的花儿都要谢了。


惨,太惨了。


王源方才的嚎叫不弱杀猪。


“我不要。”


自尊心在膨胀,王源打开他的手,就要下床,却是眼前一黑,扑面而来的,是肥皂的香气。


王俊凯胡着他的脸,说:“哭成这样,怪难看的。”


“是老师你……”眼泪止不住,他最怕痛了,“下手太重了……”


“所以我让你忍着点痛。”


王源:“……”


所以这件事情怪我咯?


他一带而过的擦干挂在他睫稍上的泪珠,“你怎么这么爱哭。”


王源:“……”


爱哭?


Excuse me?


是谁擦碘酒跟搓澡似的?


说我爱哭?


不能忍!


观察到王源阴暗恐怖的表情变化,王俊凯突然觉得他这人蛮有趣的,一副真心话憋死我的模样,碍于师生身份没有挑明发怒的模样。


“老师,我自己来。”


半是顺半是抢的把他的方帕拿到手,王源毫不客气的展开帕子,捂着鼻子就是一次猛擤鼻涕。使劲儿的擤着,还不忘窥几眼王俊凯抽搐到快要扭曲的面容。哎呀,忒爽了。


假惺惺的把擤过鼻涕的方帕折回“原来的样子”,里面承载着的,何止是幽怨,还有王源满腔的“热血”!


他甚是乖巧的递回给王俊凯,“还给你,谢谢。”


抽搐不停歇,王俊凯后退一步,铁青着脸道:“不用,你留着就好。”


“这怎么好意思……”再上前一步。


“王源。”


“嗯?”


“不要得寸进尺。”


学校放学,王源和千玺千楠一起回家,路过校园里的每个垃圾桶,王源都要停脚考虑一下,是否该把王俊凯的方帕扔掉。


看着王源手拿方帕欲言又止的样儿,好事的千楠又管不住嘴了,“诶源哥,你拿着个方帕做什么,思春啊?”


千玺对着他的后颈就是一记手刀,“你小子哪根筋不对,尽瞎说,”而后补充道,“他这是失恋。”


王源一个踉跄,险些再跌。


“什么跟什么啊。”


“你看你这儿一路走来,太阳都下山了,前面还有五六个垃圾桶,你就不能爽快点?”千楠愁眉苦脸道,“回家我还要上《九州》完成任务呢。今天大明湖畔开放了隐藏支线,说不定会遇见紫薇她娘噢。”


王源:“……”


《九州》他也在玩,只是因为关注度高,所以没有公开身份。


“啪”,又是一记手刀,“就知道玩。”


“你不玩不知道……”


“我不想知道。”


千楠“啧”的咂了一下嘴,“怎么那么古板呢,平时见你不是做功课就是打篮球,偶尔也要放松一下嘛。”他说得起劲,带动着他们快步朝前走去。


王源最后瞅一瞅手中的方帕,心思一凝,将方帕塞进了口袋,赶紧追上了他们。


千玺用大人的口吻说:“你就是偶尔的太过经常,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诶,别这么说嘛,”千楠走在最前头,下巴扬起,指指王源,“源哥肯定也玩。”


千玺看看王源。


王源无奈的点点头。


“他玩,他成绩比你好。”


王源心虚的笑笑,“好足有限,好足有限。”


“诶源哥,你ID名是什么?”


王源迟疑,不能说大号,就报了小号,“碧意承欢。”


刚脱口,就遭到千楠的一声长“咦”。


“怎么?”


“你这名字,太污了!”


王源:“……”


“来来,告诉我,承谁的欢啊……?”


“千楠你妈炸了!”


他发誓,他回去就改名。就算耗费一张高金的改名卡,也在所不惜!


——TBC


「每周三更新」












评论

热度(15)

  1. Mmay斯丢佩德 • 羊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们家羊 更的是慢了点 但是真的软吧👏